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神僧普庵禅师与道教法派

早几天在群里,有位民间的清微派道友说:“最近庙会过会,还给普庵加了一个会。”其他朋友纷纷表示不解和嘲笑,普庵?不是佛教的么?竟然给和尚加会?于是乎就贴标签,说民间道士不懂行之类的话。其实主要是因为不了解的问题,普庵禅师虽然是南宋时期的一位佛教高僧,但是却和道教有莫大之渊源。

道 教 门 派

图片 1

byron发表于4021天 23小时 39分钟前来源:www.z9ls.com 标签:无

 高玄派 高玄派祖述葛玄,以修习老子《道德经》为主。尊奉老子和无上真人尹喜。同时还修习《想尔注》、《老子内解》、《老子节解》等经文,取得法师职位者,授予高玄派道德紫虚大箓。此派有自己特定的经戒和传承威仪,唐后融入上清道法中。洞渊派 晋末马迹山道士王篡得《洞渊神咒经》,开洞渊道派,入唐而盛。唐代道士韦善俊、叶法善、尹愔等,皆为洞渊派道士。洞渊派道士受洞渊三昧法箓,其法上辟飞天之魔,中治五气,下绝万妖。洞渊派属于经箓派道团。北帝派 上清派支派。属于经箓派道教。唐代道士邓紫阳,诵天蓬咒,感北帝授剑法,见重于唐玄宗,开北帝派。邓紫阳传其子邓德成,后有邓延康、黄洞元、瞿童、何元通传其术。北帝派传《北帝经》及北帝豁落七元符,行辟邪禳祸之事。天台派 上清派支派。唐代上清派以茅山为本山。至司马承祯,又开天台山道派和衡山道派。司马承祯居天台山,和陈子昂、李白、孟浩然、宋之问、王维、贺知章等交游,道功甚高,传薛季昌,薛传田虚应,田传冯惟良、徐灵府、陈寡言等。天台派和衡山派皆是唐代传上清经箓的道派。升玄派 升玄为灵宝支派。以信奉《太上洞玄灵宝升玄内教经》而得名。道士授升玄五戒后成为升玄内教弟子,逐次晋级,授以相应的经戒和法箓,直至升玄派最高一级的无上登天毕券,唐代后升玄派融入灵宝派。重玄派 道教哲学流派。重,为重复之义。其意从《老子》“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而来,该派以重玄之义解《老子》,认为老学要义在于“玄之又玄”,以达到哲学思想上的无滞。重玄哲学,始于东晋孙登,后来梁道士孟知周、藏矜,陈道士诸柔,隋道士刘进喜,唐道士成玄英、李荣、蔡子晃、黄玄颐、车玄弼、张惠超、黎元兴、杜光庭、王玄览,皆阐发重玄之义。重玄家融汇佛学的的“双遣法”,以《庄子》“无为”、“忘心”说为基础,采佛教破除妄执意,力图超越玄学,又称越佛学,将道教哲学深化为一种“重玄”哲学,这就是道教的向老庄哲学复归且深入发展的标志。道教重玄学既遣有、无,又遣非有非无;有无双遣,本迹俱忘,遣之又遣,忘而再忘,方入重玄之境。重玄哲在本体论、认识论、辩证思维、修持理论上融会贯通,为内丹学哲学支柱之一。该派盛行于唐,以成玄英最为突出,后杜光庭、陈景元亦继承其学说,影响甚大。老华山派 宗祖北宋道士陈抟的一个道教派别。据《宋史·陈抟传》称:陈抟,字图南,自号扶摇子。毫州真源人。少业儒,后唐长兴中,举进士不第,遂隐居武当山九室岩,后移居华山云台观和少华石室修道。与隐士李淇、吕洞宾等为友。后周显德三年被召至京,问飞升黄白之术。世宗命为谏议大夫,固辞不受。宋太宗太平兴国间,又奉召至京,甚得太宗尊崇,赐号“希夷先生”。相传年百余岁而卒。陈抟好《易》,曾着《无极图》、《先天图》、《易龙图》等,其《易》学思想对宋代理学家有很在影响。他又是内丹术的实践者和理论家,其内丹学说为宋元内丹各派理论奠定了基础。他传有弟子,但却没有开启道派。《诸真宗派总簿》载有以他为宗祖的道派,名老华山派,系后世所创,始创于何时,已难稽考。神霄派 北宋末出现的新符箓派。创始人王文卿。其名盖肇于林灵素所编造的神话。政和末,林灵素被宋徽宗召见,秦曰:“天有九霄,而神霄为最高,其治曰府。神霄玉洁王者,上帝之长子,主南方,号长生大帝君,陛下是也”。宋徽宗大喜,自称“教主道君皇帝”,下令天下诸州大建神霄玉清万寿宫以祀神霄大帝。神霄之名,遂眩人耳目,该派道士引以为教名。明张宇初《岘泉集》卷一《玄问》等称,神霄派源出于神霄玉清真王,火师汪真君为阐教之祖师。所谓神霄玉清真王,固属子虚,就是火师汪真君阐教(火师汪真君名汪子华,唐人《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衡岳志》人传),也难以凭信。据有关资料,此派的创始者当为王文卿,时人林灵素、张继先对创派亦有所建树。王文卿,字予道,号冲和子,江西南丰人。自称在宣和间遇火师汪君于扬子江边,授以飞神谒道之道;又遇老妪于野泽,授以雷书数卷。“以是济人甚众,名闻江湖”。徽宗闻其名,遣使召见,拜太素大夫、凝神殿校籍。再升侍宸,拜金门羽客,赐号“冲虚通妙生生”。据说能预知天数,善祷雨降妖。徽宗末年,数以修政练兵事为请,徽宗不纳,乃拂袖还南丰。于南宋绍兴二十三年卒。神霄派以传行神霄雷法,即五雷法为主要特点。此法以符箓咒术为基本内容,结全内丹术,并以内丹修炼为主,符箓咒术为辅。王文卿说:“斩勘五雷法者,以道为用。”有了内炼工夫作基础,“以我元命之神,召彼虚无之神,以我本身之气,合彼虚无之气,加以步罡诀目,秘咒灵符,斡动化机,若合符契,运雷霆于掌上,包天地于身中,曰雨而雨,故感应速如影响”。卷六一《高上神霄玉枢斩勘五雷大法》)正因此派如此重视内丹术,故与旧符箓派有很大区别,可名之新符箓派。王文卿死后,其弟子分成许多支派,继续传行于长江以南广大地区。《道法会元》卷八四《雷法说》:“祖师侍宸遇火师汪真君授以雷霆秘旨,冲举之后,流传至今。夫何五十六年之间,异派同名者杂出,以至好事者不得其门而入。”明张宇初《道门十规》也说:“神霄自汪、王二师而下,则有张、李、白、萨、潘、杨、唐、莫诸师,恢弘犹至,凡天雷、囗岳之文,各相师授,或一将而数派不同,或一派而符箓亦异,以是讹舛失真,隐真出伪者多,因而互生谤惑。”据虞集《王侍宸记》,得王文卿真传者,仅新城高子羽,高子羽“授之临江徐次举,以次至金溪聂天锡,其后得其传而显者曰临江川谭悟真云。人不敢称其名,但称之谭五雷”。入元后,谭悟真犹在人间,传庐陵罗虚舟,再传萧雨轩和周立礼,周传其子,萧则传胡道玄,人称“神霄野客”,行法于关陕荆襄江汉淮海闽浙之间。与王文卿弟子不断承传同时,亦有宗祖林灵素和张继先的支系在传播。《道法会元》卷一九八《神霄金火天丁大法》刘玉后序云:“火师传与玉真教主林侍宸,林传与张如晦,后传陈道一,下付薛洞真、卢君野,次以神霄派脉付徐必大。徐亦不得其文,卢君化于剑江,将解,而枕中出其书以付玉,法传卢君,而派继徐君。”同书卷二五三《地祗绪余论》:“地祗一司之法,实起于虚靖大师,次显于天宝洞主王宗敬真官,青城吴道显直真官、青州柳伯奇仙官、果州威惠钟明真人,相继而为宗师。其后如江浙闽蜀湖广嗣法者何限,姓名昭揭宁几人。……后则有苏道济派、温州正派、李蓬头派、遇曜卿派、玄灵续派,如此等类,数之不尽。”金丹派南宗陈楠和白玉蟾亦兼传神霄雷法,白玉蟾还撰有雷法着作多种。后白玉蟾传弟子彭相,彭传弟子林伯谦。当为神霄另一支派。元代,神霄派最着名的传人为莫月鼎。他的名、字、籍贯和生卒年,诸书记载不一。据宋濂《元莫月鼎传碑》,莫月鼎,名起炎,入道后,更名沾乙,自号月鼎。湖州人。幼习科举,三试不利,乃弃家为道士。后入四川青城山丈人观,受徐无极传五雷法。继闻江西南丰邹铁壁得王文卿斩勘雷书,秘而不传,乃委身童隶事之,终获受其书。于是召雷雨,破鬼魅,动与天合。宋宝祐戊午被请为浙东祷雨,雨立至。元世祖至元己丑被诏,于囗京内殿试法术,立验。厚赐之,不受。命掌道教事,以老耄辞。后给驿南归,行法江湖间。所得秘籍,亦不轻传人。得其传者,唯王继华与潘无涯。后继华授张善渊,善渊授步宗浩,宗浩授周玄真。周玄真着名于元明之际。此外,莫月鼎又传金善信、王惟一。王惟一曾着《道法心传》阐述雷法理论,强调行法必须以内炼为基础,雷霆风云仅是精气神的外在表现,不能舍本求末。以上莫月鼎所传之徒,大抵传行于苏、浙、赣、闽、粤以至湖北、陕西和四川等地。据《道法会元》卷一四七《洞玄玉枢雷霆大法》载,在无代,宗祖刘海蟾、白玉蟾一系仍有承传。薛师淳纪曰:“宗师白真人,海琼人也。”“白君得法于陈泥丸,得法于辛天君,皆神仙聚会,非偶然也。继其法者,泉州马居士之女,……以法授之翁君雷室先生,乃丹元翁状元嗣孙也。家寓建宁。至元十六年,……蒲相见其天姿粹美,收置幕下。得法之后,遂回故居。……一时嗣法弟子百有余人。江东则有赵菊存,时为建宁儒学教谕。……师淳侍度师翁君三载有余,凡士夫请命祈禳,必令相行。……乙未,……师淳坛下嗣法五百余人。”末署丙申嗣法弟子薛师淳谨纪其实。明清后,该派转衰,但亦承传不绝。明永乐间,京师有道士周思得自称得玉枢火府天将王灵官法术。据说王灵官在宋徽宗时先从张继先、林灵素得神霄法,继从蜀人萨守坚学符术。故请于朝建天将庙于京师之西,宣德间改庙为大德观,萨、王皆封真君,被奉祀不绝。据清顾沅《玄妙观志》,苏州玄妙观,自宋以来,为历代神霄派活动之据点,许多着名神霄道士如王文卿、莫月鼎、张善渊、周玄真等皆曾寓居于此。清代,又有施道渊一系住此传承不绝。施道渊,字亮生,别号铁竹道人。吴县人。童真出家为朝真观道士,遇异人张信符授丹诀。年十九,从龙虎山徐演真受五雷法,能驱役百神,除崇疗病。初筑室尧峰,继住穹窿山。顺治戊戌,五十三代天师张洪任请于朝,赐所居额上真观,赐号养元抱一宣教演化法师。郡中玄妙观倾圮,被延主观事。晚游闽越,康熙十七年卒。传有弟子胡德果,胡传潘元珪,潘传惠远谟,惠传张资理、施神安,已至嘉庆之世。《诸真宗派总簿》又载有几个宗祖萨守坚的道派:天山派、萨真君西河派、萨祖派等,盖皆流传于明清民国间的神霄支派。清微派 宋代出现的新符箓派。该派自称出于清微天玉清元始天尊,故以清微为名。又谓其教在元始天尊传法后衍而为真元、太华、关令、正一四派,至十传乃由祖舒元君会四派而为一,始立清微宗派。下递传郭玉隆、傅央囗、姚庄、……朱洞元、李少微、南毕道、黄舜申。据此其创始人为祖舒(据《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卷五《祖舒传》称其为唐人),此说是否可信,尚待研究。从现存资料看,从祖舒到南毕道几代,事迹简略、传达室徒也少,那时是否形成有影响力的道派,实难断定。至黄舜申时,清微派始显名于世。据陈采《清微仙谱》,黄舜申,名应炎。福建建宁人。幼颖悟,经史百家,靡不贯通。年十六,待父于广西幕府,遇官于广西的南毕道,授以清微雷法。宋宝祐中曾任检阅,以雷法名世。宋理宗召见,赐号雷渊真人。至元丙戌应召赴阙,未几,乞请还山,制授雷渊广福普化真人。他是清微派的着述大师,“覃思着述,阐扬宗旨,而其书始大备”。现《道藏》所收清微派着作,大多出于黄舜申及其门人之手。清微派主要修持清微雷法。与神霄派一样,主张将雷法与丹法相结合,而以内炼为主,符箓为辅。《清微斋法》卷上:“盖行持以正心诚意为主。心不正,则不足以感物;意不诚,则不足通神。神运于此,物应于彼,故虽万里,可呼吸于咫尺之间。”又说:“将吏只在身中,神明不离方寸。”将吏、神明皆指施行雷法时所劾召的鬼神,意谓能劾召他们,全凭作法者有深厚的内炼工夫。故该派着《清微内诀》,专言内丹修炼之道。《清微仙谱》谓黄舜申有弟子近百人。《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黄雷渊传》称:“其所度弟子,皆立石题名,立石之前者三十人,立石之后者五人而已”。此五人分为两支向南、北传播:一支以福建建宁为中心,传行于南。此支由其弟子熊道辉所传,始传安城彭汝励,彭传曾贵宽,而入于明。另一支以湖北武当山为中心,传行于北,由黄舜申传武当山张道贵、叶云莱、刘道明,再由此三人传张守清。张守清弟子甚众,后形成与全真、正一相结合的清微支派,又称新武当派,传衍不绝。明清时期,除张守清所创的新武当派继续传衍于武当地区外,北京东岳庙又有另一清微支派在传衍。据日人小柳司气太《白云观志》卷五《东岳庙志》,该庙灵济先祠所供之方丈牌位,除祀有东岳庙创建人张留孙、吴全节外,主要供奉明清民国时期住持该庙的历代清微派祖师。其中一牌位书“明朝清微派第一代禹祖讳贵黉神位”,另一牌位书“皇清羽化清微派第四代讳守谊刘公霞灵之位”。所尊之第一代禹贵黉,当为此派之开祖,约为明中后期人。第四代之后,依次立牌,直至第二十一代。从所列名中,可看出四至二十一代的派字依次为:守、全、真、道、正、德、存、诚、传、尚、贤……。叶郭立诚在1939年作过一次东岳庙调查,获该庙一首宗派诗云:“贵崇应守全真道,正德存诚传尚贤,源洁宜良明化吉,洞中清泰幕红颜”。此诗与上述牌位所记之派字完全吻合,证明至民国时,该派仍在此庙承传不绝。《诸真宗派总簿》又收有派字各异的另外八个清微支派,表明至民国时,清微派所衍的支派很多。另外,据《金盖心灯》,龙门派第八代吕守璞和第十二代费阳得都曾兼传清微法,《吕云隐律师传》:吕守璞“于清微为二十四代,于龙门为八代律师。”表明清微派自元初传达室入武当时起,即与全真相融合的传统,至清代仍相沿未变。东华派 南宋初出现的新符箓派。该派经书述其传授源流为:玉清元始天尊、道君灵宝天尊、太华天帝、……徐来勒、葛玄、郑思远、葛洪、高敛之、陆修静、……王古、田思真、宁全真、……林灵真、董处谦、张嗣成。(《道法会元》卷二四四《玉清灵宝无量度全书》)表明该派由灵宝派分衍而来。据《灵宝领教济度全书》前《宁全真传》看,该派在王古、田思真的推动下,由南宋初道士宁全真所创。据载:宁全真,原名立本,字道立,法名全真。开封府人。幼养于裴氏家,长犹从裴姓。资禀纯异,敏于记忆。“凡诸子百家,医药卜筮之书,无不该贯融会。善察天文躔度,犹工于风角鸟占卜术”。家贫,无以自给。年少时,尚书王古檄充史椽。据说,王古嗣丹元真人东华嫡传,闻田灵虚得道,延请于家,命宁全真典侍抄录。宁全真心与道契,对经箓秘文,一见辄悟,“一日,灵虚言于尚书曰:裴氏子根器深厚,骨相合仙,异日当负大名,然振起吾东华教者,必此人也。欲以上道授之,俾其掌教可乎?尚书亦欣然曰:此吾志也。遂授焉。自是修持不怠,能通真达灵,飞神谒帝,名振京师”。后遭靖康之变,奉母到南方,得杨司命所遗灵宝玄范四十九品、五府玉册符文,从此道业大进。母死,复为宁姓。绍兴中,以斋醮祈禳之功,被赐号“洞微高士”,继进“赞化”。孝宗朝,遭左街道录刘能真陷害,被囚十余日后黥隶军籍。此后,即晦迹深遁,益勤修炼,士庶归之者如市,从其学道者益众。晚年住弟子何淳真家,南宋孝宗淳熙辛丑将教务付赵义夫后逝去。东华派主修斋醮祭炼,但已融进不少内丹、雷法,表现出与旧符箓派不同的特点。如宁全真授、王契真编之《上清灵宝大法》卷四云:行灵宝法祷禳炼度者,须常修“大定之法”。于每日清晨“静坐寂定,存心端谨,无内外想”,澄心绝虑,继而“运降宫上升,心血肾精二炁交合,放丹田中孕生婴儿”,次则存想婴儿“自夹脊大度桥直上泥丸”,行周天运转。此法实际是将内丹法与上清、灵宝传统之存思想融全,以之作为行持符箓之根本。据《道法会元》卷二四四《玉清灵宝无量度人上道·灵宝源流》载,在宁全真之后,依次为王、赵德真、宋存真、张洞真、孔敬真、卢谌真、薛熙真、林灵真。前数代活动历史不详,直至薛熙真后,东华派又盛行一时。据《灵宝领教济度全书》前《水南林先生传》载,林灵真,原名伟夫,字君昭,灵真乃法名。浙江平阳人。因屡试不第,乃弃儒从道,舍宅为观,投礼提点戴煨。后承东华先生薛熙真,“乃绍开东华之教,蔚为一代真师”。入元后,被三十八代天师张与材命为温州路玄学讲师,后升本路道录。他以温州为传教中心,收受弟子,“在州里不下百人”,“天师门下高闲董公”等,亦曾受其学,“从游参妙,肩摩踵接,……可谓一时授受之盛”。据《道法会元》卷二四四《灵宝源流》所列名代祖师名单,在林灵真之后,为龙虎宗的董处谦,再后为第三十九代天师张嗣成。既然此两代宗师皆由龙虎宗道士担任,似可证明它在元代后期已遂渐合并于正一道。天心派 宋代出现的新符箓派。南宋金允中《上清灵宝大法》卷四三:“自汉天师宏正一之宗,而天心正法出矣。当其受印剑于玉局,荡妖异于寰区,法之济时,厥勋盛矣。”认为天心派由张陵所创,自是托古之辞,但可证明天心派由正一龙虎宗派生而来,邓有功《上清天心正法序》称:宋太宗淳化五年,临川县吏饶洞天受神人指点,掘地得“玉篆天心秘式一部,名曰正法”。“然未识诀目玉格行用之由,复遇神人指令,师于谭先生名紫霄,授得其道”。饶洞天遂被称为“天心初祖”。掘地得书,自是神话,它表明饶洞天写了一部天心正法之书。但天心派是否由他建成,尚难断定。至“绍兴之初,路真官再编天心法”。天心道法由此盛行起来。路真官,名时中,曾作《无上三天玉堂大法》、《无上三天玉堂正宗高奔内景玉书》行于世,成为南宋行天心道法最着名的道士。方勺《泊宅编》卷七:“朝散侍郎路时中行天心正法,于驱邪尤有功,俗呼路真官。”天心正法原重符印,传至路时中,亦汲取新说,强调作法者须重内炼,以内炼为本。《无上三天玉堂大法》卷一:“道在我身,修之久则可以成真,吾之真元既成,将有余而补不足,所以莫非法也。”该书卷三十论炼度亡魂须先自己成就玄功,作法时,只要“使内囗以合外囗,外神以符内神,则一瞬之间报应如响矣”。南宋时,又有廖守真传天心正法,形成一个天心支派。《道法会元》卷二四六《天心地司大法》载彭元泰《法序》:“昔宗师廖真人修大洞法,诵《度人经》,北帝遣殷郊护助真人修炼大丹,所到则瘟疫消灭。”《道法会元》卷二四七记其传系为:廖守真传萧安国,安国传彭元泰,元泰传史白云,白云传费文亨,文亨传陈一中。陈一中是元延祐时人,说明该系从南宋传至元代。元代,雷时中传天心正法。据《历世真仙体道通鉴续编》卷五《雷默庵》传,雷时中,字可汉,号默庵。其先豫章人,后家于湖北武昌金牛镇。幼习词赋,通诗经,三领乡荐。后倾心道教。据说,庚午年三月三日,汉其在道坛诵《度人经》时,蒙路真官下降,授以“混元六天如意道法”,教他“大兴吾教”。并称此教由太上老君所授,“专以《度人经》为主”。(他与廖守真一系皆强调调《度人经》,与金允中所说天心出于正一天师似有不同。)此后,“四方闻其道行卓异,及其门者日众。弟子数千人,分布东南、西蜀二派。首度卢、李于宗师,及南康查泰宇,由是卢、李之道行乎西蜀,泰宇之道行乎东南。混元之教,大行于世。所着《心法序要》、《道法直指》、《原道歌》,皆发扬混元通化之妙”。据此,雷时中所传之天心派,似又可称为混元派,为天心派各支流传最盛者。明清活动情况不见记载,是否在元末已合流于正一?有待进一步研究。武当派 兴起于湖北武当山,崇祀“真武大帝”的道派。武当山称太和山。武当道教源远流长,魏晋时期即为道士修真之地,有“仙室”之称。晋代,武当山“学道者百数,相继不绝”。戴孟、谢允、刘虬皆为居武当修道成仙之士。唐贞观年间,武当山道士斋醮祷雨有应,太宗敕建五龙祠,代宗时敕建太乙观、延昌观。五代时,高道陈抟隐武当山九室岩,服气辟谷历二十余年。宋真宗天禧二年敕封武当真武神为“镇天真武灵应佑圣真君”,宋代武当道教影响日甚,武当道士道术已显名于世。元代武当山已有九宫八观,着名道士叶希真、张守清、鲁洞云、汪真常、张道贵、叶云莱、刘洞阳、胡道玄等在武当山开宗传派,授徒数千人,明代是武当道的鼎盛时期。明成祖、明世宗先后大营武当宫观,历时数十年。新建成八宫、二观、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庙、三十九桥梁、十二亭台的庞大建筑群。明成祖从全国钦选四百名高道主持武当道务,至嘉靖,武当山各大宫观都有道士数百人,全山计有道官、道士、军丁、工匠等一万多人。武当是道教名山,历来有各派道士居同修炼元末明初武当山道派有武当清微派、全真派、正一派、茅山派等。明洪武初,张三丰入武当山修炼,后离山远游,明成祖多次派人寻访“真仙”张三丰而不得,更扩大了武当道教的影响。张三丰居武当山修道,嫡传弟子丘玄清住五龙宫,卢秋云住南岩宫,刘古泉、杨善澄住紫霄宫,形成了以张三丰为师的道派,世称武当道派。张三丰另一嫡传弟子刘碧云,后又被尊为武当榔梅派祖师。“榔梅派”以奉祀玄帝为主,亦称武当本山派,乃正一支派,其传法系统为“碧山传日月,守道合自然,性理通玄得,清微古太无”等。张三丰武当派与全真道教义及宗风都有所不同。该派崇祀“真武大帝”,在思想上强调三教合一,以“道”为三教共同之源,以道德仁义忠孝为本,且重视修炼内丹,特别强调性功。张三丰武功高强,兼擅拳剑,武当道派内家拳技,相传即创始于张三丰。从明代开始,入武当修炼的各派道士都自称武当道,都以张三丰为祖师。北京白云观藏《诸真宗派总薄》中,以张三丰为祖师的武当道派有真武玄武门、自然派、三丰祖师自然派、三丰祖师日新派、日新派、三丰祖师蓬莱派、三丰派等。明代武当道场成为“皇室家庙”,天下高道汇聚武当,武当道地位日高,取代阁皂山,与龙虎山、茅山合称三山新符箓。《张三丰全集》和《敕建大岳太和山志》是研究武当道的主要资料。武当在明清时期拥有最庞大的教团,有规模最大的道教建筑群和珍贵的神像法器。武当“治世玄岳”成为天下第一名山。武当道教历经战乱兵燹,现仍有六宫二观等建筑四百多处,文物七千余件。武当道士现有一百多人。武当玄武派的内家拳驰名中外,武当道仍以修炼、武术而着称于世。榔梅派 又称武当本山派。创始人孙碧云。《古今图书集成》卷二八七引《武当山志》载:孙碧云,关西人。幼年颖悟,愿学仙人,入西岳华山追希夷之迹,岩栖穴处,服气养神。探黄老经旨、《周易》、《参同》,与夫儒释子史,罔不熟诵。洪武二十七年,明太祖征至京师,赐衲衣,供斋供,馆于朝天宫。次年赐还华山。永乐十年成祖复召至,赐诗一章,敕授道录司右正一,命住持武当山南岩宫。永乐十五年卒。有《碧云集》行世。该派创始于明永乐年间,《诸真宗派总簿》录有其传代派字。后传衍于武昌葛店斗牛观,至今仍有传人。西河派 雷法神霄派的支派。亦称萨真君西河派。北宋末萨守坚,得张继先、林灵素、王文卿雷法之传,寓泉州,以道术名世,门下弟子从游者数百辈,称西河派。据《诸真宗派总薄》,其传派次序为:守道明仁德,全真复太和,志诚宣玉典,中正演金科。冲汉通圆满,高宗居大罗,武当兴法派,福海起洪波。穹窿山派 正一神霄支派,由施道渊所创,以苏州穹窿山和玄妙观为中心。《金盖心灯·道谱源流图》:“施亮生,号铁竹道人,尝受初真戒、中极戒于王昆阳。后精于法,改皈正一真有府,派名姑苏穹窿山一派。”故未给他列传。其事迹见《玄妙观志》和《苏州府志》。清顾沅《玄妙观志》卷四:“施道渊,字亮生,别号铁竹道人。生吴县横塘乡。童真出家为朝真观道士,遇异人张信符授以丹诀,年十九,从龙虎山徐演真授五雷法,能驱役百神。时为人除崇魅,疗疾苦,不以为利。初筑室尧峰,晨夕修炼,移往穹窿山,即茅君故宫,……鼎新之。顺治戊戌,五十三代真人张洪任请于朝,赐额上真观,并赐渊号‘养元抱一宣教演化法师’。由是四方征请,凡建名胜一百七十余所,塑像八千七百二十有奇。郡中元妙观殿宇倾圮,太傅金之俊延道渊主观事,修复三清、雷尊诸殿,……晚游闽越,探真访道,尤多救济。康熙丙辰,裕亲王召主醮京师。乞归,……戊午果化于山观。道渊着有《玉留堂语录》。”施道渊传弟子胡德果,号云庐,吴郡人,尽得道渊之术。康熙四十三年,吴中大旱,被官府延请祈雨,德果登坛作法,大雨如注。自后名望愈着。胡传潘元珪,字允章,号梧庵,吴郡人,出家玄妙观,为胡德果高弟,善五雷法。德果死后,凡吴中有大醮法事,俱延元珪主之。雍正间应召入都,值大光明殿,为御前值季法官,遇有祈祷,皆称旨。后南归,仍居苏州玄妙观。潘传弟子惠远谟,惠传弟子张次理和施神安,远谟和次理又同时兼承娄近垣正乙派之传。施神安于乾隆五十一年继张资理主玄妙观方丈,于嘉庆间逝世。此后承传不详。

普庵禅师虽然是佛门神僧,但是,他对于道教的画符咒语等等也非常的通达,可以说是佛教和道教共尊的大祖师。

序文落款是南宋咸淳甲戌年,普庵生于北宋政和五年,相距一百余年。而地司法的传授,则更在咸淳年之前。并且宋朝时期,雷法大兴,江西道教兴盛,普庵出于此大环境下,学习道术,是完全有可能的。并且佛教方面的记载,也说普庵是一个有神通的僧人,普庵禅师在建造寺院的时候,遇到过一位神将,此神将自称是奉玉皇命令驻守该地,等待普庵禅师。这些都证明了普庵与道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以和尚而遇玉皇之神将,也是后世三教合一,《西游记》、《封神榜》之滥觞也。

《道法会元·天心地司大法》、出自《中华道藏》第三十八册、华夏出版社

蜀有邵道人,年七十余,至庆阳,馆周家。筑土被衲,昼夜露坐。郡中诸少年争事之……每视人病,令张目,又令张口嘘,知可活,令弟子置饭其前,出袖中铁尺横饭上,诵大悲咒。已,起尺摩病者,曰:“愈矣!”

下面就以《道法会元》和《普庵密旨》为文献,简单分析一下普庵派的法脉。

         文章主注:这些在佛教都是佛法的护法善神,所以,为了感谢他们对佛教的护持,每年佛教的各个寺院也会组织供天法会。所以才请来供养。并非归依。 玉皇大帝 在佛教是佛的护法,包括梵王。都是佛的护法。不是归依的对象。而道教则归依这些大神。

神僧普庵禅师与道教法派

《太极祭炼内法》、出自明《正统道藏》、洞玄部方法类

一日,忽有僧名道存冒雪至,师目击而喜曰:此乃吾不请友矣。遂相与寂坐,交相问答,师乃庵隐南岭,号曰:普庵。后营募重为慈化修建佛殿,慕道向风者众,师乃随宜为说,或书颂与之。有病患者,折草为药与之,或有疫毒,人迹不相往来者,师与之颂。咸得十全,至于祈睛伐怪、木毁淫祠,灵应非一。由是工投大兴,富者施财,贫者施力,巧者施艺,寺宇鼎新,延以数千里之问辟路建桥,乐为善事,皆师之化。忽一日索笔书颂于方丈西壁云:

普庵派的师承,却至今尚有。比如我们经常能看到唵佛敕令之类的灵符,我们一般都会嗤之以鼻,但是这些符很可能出自普庵派和闾山派的道友之手。当然也不排除一部分无知之士,哄骗百姓的可能。然而关于普庵的师承,古籍少有记载,贫道于一位民间道友手中得到一部手抄本的《普庵密旨》,该道友明确告诉我,普庵禅师于龙虎山跟随张天师学习的“地司法”。

佛道融合、三教一家这方面的工作,以道教做的比较多。佛教虽有普庵派,但是流传的并不广,并且普庵派也有道士传承的。而道教融摄佛教的趋势则显得更大一些,佛教里尚有一批高僧站出来维护释迦之宗旨,指责道教为外教。道教则不然,一直都以为三教皆出于道。虽然《酆都黑律》中有禁止法官道士参禅礼佛的戒律,但是道士做法官的毕竟不多,而修金丹者,则更以禅宗为性功之无上法门,尤其是自陈致虚以来的全真道士中,更是不乏极力调和佛道者。

三、从普庵派看佛道融合

颂毕,示众曰:诸佛不出世亦无有涅盘,入吾室者.必能元契矣。善自护持无令退失,索裕更衣踟跌而寂,时则干道五年者七月二十一日。敕封普庵寂感妙济真觉昭既禅师。

这里描写的蜀郡道人,用大悲咒给人治病的事情,以佛道之别来看,殊为可怪。但是当时人不以为怪,俗人不分佛道,所来久矣乎?不过道教本身还有一种解释,就是认为佛法也是道的一部分,白玉蟾所谓“到头水须朝还去”。认为道无所不包,基于这种宽广的胸怀,故能于外来文化,采取比较积极的学习态度。又有人问白玉蟾祖师,释迦摩尼曾经做忍辱仙人,您怎么看?白玉蟾祖师云:“风从花里过来香。”

《搜神记》、出自《中华道藏》第四十五册、华夏出版社

下面摘录几则《玉光剑气集·玄释部》中的记载:

主要参考资料

谨按《搜神记》一书,收录于《万历续道藏》,是基于三教一家的观点撰述的神仙谱系,作者应该明朝的士人(道士)。也足见至于明朝,三教合一的观点,深入人心,尤其是道士之中学习和使用方术的人越来越多。

一、普庵禅师

《普庵密旨》、民间手抄本

我们对此绝对不能一笑了之,武断的否定和批判,或者是无原则的肯定,都是不对的。有的人认为道教要复兴,应该正本清源,有的人认为祖师倡导三教合一,后人无权反对。我觉得这个问题比较复杂,笔者在此把事实的原委述说清楚,大家不妨自己做个思考。

但是中国人似乎并不在乎原教旨的信仰,而是有明确的世俗实用倾向的。老百姓烧香,只希望求神灵保佑,不管你是佛菩萨还是天尊真人。而道士之中,也不乏作如是观者,法术只要灵验,我就用,管你是普庵派还是天心派,如今道门的的天竺心宗一支,就是源自于西域的法门。如果说老百姓烧香,对着天尊喊菩萨保佑,尚且停留于表面的话,那么普庵派对于佛道融摄的改造,已经深入到神学和方术的层次了。这也是导致后世道士佛道不分的原因,因为他们行持的法术中,就要召请佛菩萨。佛道至此,水乳交融,不再天各一方了。而金丹派道士对于佛道的融合,则是将佛教之佛性等同于元神或者是阳神,将金丹理解成了舍利。佛道的互相学习,其实更多的道教向佛教学习,或者说是道教的佛教化。普庵派的佛道一家,有其历史的原因。

洛阳有张姓者,谈长生,引重缙绅间,渺视尹(笔者按:尹蓬头,仙人也),呼为乞儿。尹曰:“无詈我,尔注《悟真篇》,徒取讪刺耳。”乃张目论三教浑合之旨千百言,皆所未闻,乃知其邃于玄学。既而悔曰:“吾犹有胜人心与?”久之,终南黄山人过访,值尹熟睡,谓弟子曰:“贻尔师青布鞋,我不得待,去矣!”尹悟,见所赠,曰:“是知我欲远适也。”无何,逆瑾恶其有所诋斥,罗而戍之关右。至戍所,居铁鹤观中,骑一鹤飞上殿脊,对众高揖而去。

二、普庵派和地司法

普庵禅师,名印肃,袁州宜春县余氏子也。当宋徽宗政和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辰时生,年六岁,梦一僧点其心曰:汝他日当自省。既觉,以意白母,视之,当心有一点红莹,大如世之璎珠。父母因是许从寿隆院贤和尚出家,年二十七岁落发,越明年受戒。师容貌魁奇,智性巧慧。贤师器之,勉令诵经。师曰:尝闻佛祖元旨,必贵了悟于心,数墨巡行无益于事。遂辞师,游湖湘,谒牧庵忠公。因问:万法归一,一归何处?忠公坚起佛子,师遂有悟。后归受业院。癸酉岁,有邻寺慈化者,众请住持,寺无常住。师衣袅纸衣,晨粥暮食,禅定外,唯阅《华严经论》。一日大悟,遍体汗流,喜曰:我今亲契华严境,遂述颂曰:

而《普庵秘旨》则云:“拜请前传口教祖师公,赖道真、陈法兴、吴道行、杜学衡、刘法宣、僧如镌、僧通伸、僧普赋、僧通宗、僧渊潭、僧法旺、僧法印、僧法鸾。师太钟法阐,师祖廖法远、师公廖法亮。”然《普庵密旨》“书符形”一节则有:“祖师金鼎妙化余张申真人”字样,足见普庵派仍然以金鼎妙化申真人为祖师,与《道法会元》所载之师派相同,乃地司法之分支也。其符文押煞所用,乃是关、赵、殷、温四位元帅。普庵所请之圣班则有:“人天教主本师释迦摩尼文佛,中天教主消灾炽盛光王文佛,东城教主药师琉璃光王文佛,中华教主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西方教主接引阿弥陀佛,北方教主无量寿佛,南岩教主定光大德古佛,归龙山上罗公大德禅师,平原上山伏虎大德祖师,南泉法主普庵大德祖师,雪山和尚卢医仙师合和三师,功曹至善弘仁圆通智慧寂感妙应慈济正觉昭著惠度护国仙教大德古佛,左坛教主龙杵医王人天觉帝,右坛教主玉虚师相玄天上帝。上界昊天金阙玉皇大帝,下界地府酆都大帝,中界水府丹霞大帝,阳间天齐仁圣大帝,星宿宫中紫薇大帝,雷声普化天尊,三元三品三官大帝,当今驻世弥勒尊佛祖师座下,天将天兵,地将地兵,雷将雷兵,岳将岳兵,阳将阳兵,阴将阴兵,水将水兵,火将火兵,五十二位天神,三十六员天将。请降香坛,受今酌献。”另外所请神灵还有列位星宿,八卦大神之类,笔者还听说佛教的水陆法会,里面的圣位,除了请佛菩萨之外,还会玉皇、紫薇、星宿、岳渎、天将之类道教神祇。

这里叙述了尹蓬头先生的传记,是道经所没有的。于铁鹤观中骑鹤而去,俨然是一副神仙模样。但是尹仙人,主张三教之论,足见主张三教混合之说,不止于全真派也。

六根门首无人到,惹得胡僧特地来。

失珠无限人遭劫,幻应权机为汝清。

但是也有不同,一些存思、咒语和符图,都带有佛教特色。小儿佩带符的符头,就是唵佛敕令,有的则是普庵南泉祖师敕令,大有佛教为体,道教为用,佛道混杂的风格。关于法术之衍变,郑所南先生说的比较深刻,《太极祭炼内法序》云:“一切诸雷诸法,浩淼无数,姑即一法而论,所传咒炁符想旨要,千差万别。始本一法,讹而为百千本。或者所传斩堪雷二百余家,灵官三百余家,地祇百八十余家,又有师金丹大道者,或拜三百五十余人,或拜九十余人,尚皆未然,他法类此。况今之言大道金丹诸法者,森森然如麻如苇,实非一方之人,一人之目所可尽瞩。又他方外域不行我中国,种种诸法,其所行之法随地各各自异,亦各各灵验。前乎三五百年,未有斩堪灵官地祇之类。至如诸仙书仙传,载古神仙所受所行之法,其名虽存一二,然亦颇异,但今亦无传。故知后十百千万年,必迤逦变名易用,又广为种种诸法,出于并见,惊人耳目,喧于未达,关于群讹,实不可以千万亿兆计。若以古今天下论,则四方所传所学,荒怪无绪,辗转弄新,惑乱滋多,此皆叔季世变,人心好奇,眩名之过。亦群然损益,自诳自卖,以盲教盲,有以致此。”郑所南先生的这番话总结了道法流传的普遍现象,就是一种道法在流传过程中,各法师都会有所损益,导致同一法术,而流脉各不相同,甚至千差万别,而这些都是由于衰世之人好为夸耀导致的。普庵法的流传,首先是普庵禅师学地司法于道教宗师,递相传授,至于今日,其中有僧人,有道士,也有世俗好道之人。这样一来,同样一门法术,则糅杂每个历代传授法师的能量和信息在里面,自然显得有些庞杂了。

根据《道法会元·卷之二百四十六·天心地司大法》的序文云:“夫地司者,乃天心地司,上曰九天,下曰九地。天地相合,阴阳交感,阳升阴降,所谓神九至阳,鬼九至阴。鬼神,二炁之灵者。九天雷神,乃至阳之炁,居于坤土之下,一阳来复,自乎坎位。乃知阳炁发生万物,以成四时,钳辖煞神,降服瘟部……至于降瘟疫,伐坛邪,斩灭妖怪,祈祷雨旸,通幽达冥,委之无误,用之必应……是法也,呼召策役,自有妙理,文不盈握,正谓要妙。”

《普庵密旨》还有几个宝诰,比如《普庵宝诰》云:“至心皈命礼,普光明殿,大德禅师。活人歌里现金身,得道丛中成正觉。救苦救难,作三世之医王;非色非空,灿一轮之孤月。大悲大愿,大圣大慈。南泉万法教主,普庵大德古佛。”和道教宝诰的格式完全一致。另外此书中还有《玉皇宝诰》、《地司诰》、《总雷诰》等,都证明普庵一脉与地司雷法渊源甚深。《普庵密旨》中有所谓《金刚咒》者,其实就是道教的《金光神咒》的删节本。普庵派的罡步则有九凤破秽罡、北斗罡、南斗罡、八卦罡、三台罡等。都是源自于玄门道教。

乍雨乍晴宝象明,束西南北乱云深。

根据《道法会元·天心地司大法》的记述,地司派的师派是:金鼎妙化执法申真人霞,南昌仙伯廖真人守真。主帅是:北极御前显灵体道助法钬精地司猛吏太岁大威力至德太岁殷郊。副帅是:显应通灵急捉使者蒋锐。

提不成团拨不开,何须南岳又天台。

道经《搜神记·卷三》云:

作者: 万景元

本文由奥门金沙睹场www462net发布于汽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神僧普庵禅师与道教法派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