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你的名字

图片 1

“小朋友,你知道这附近有一个古镇在哪吗?”

静默的空气里飘散着你的样子,钟在落叶的怀想里踯躅,未名的花在盛开。今夕何年?像一只惊慌失措的兔子忽然蹿起在原野的思虑中,然后蓦地消失在暮色苍茫的庄稼地,你的名字不见了踪影。雨水还在淅沥,北风带走了秋天的色彩,雁阵裹挟所有的消息,向南,或者更南。

“沿着前面那条路,一直走。”小男孩用手指着前面堆满混凝土的地方,我们还没来得及说声感谢,他就边跑边踢着脚边的石子儿跑远了。

驻足在北方,等候一场迟来的落雪的开场白,一如某年某月某日的初见,在午后的慵懒流光里,恍惚了一张脸的青春,一双眼的喜悦。祈愿在意兴阑珊的傍晚,在一座陌生的城市,在一幢破旧但却温暖的旅馆的小房子里,静候第一朵雪花的舞蹈,在冰冷的水泥地上消散于永恒的无形。你的名字也是无形的,再也不能像你曾经写在纸上的字句,留下可以触摸的曾经和一个完整的意义。也无法说出口,像一颗糖猝不及防滑进咽喉,不再感觉到甜蜜的味道,悄悄地不见了。

网上查到这座小镇已经有着上百年的历史了,百度地图也只能将我和叮当猫指引到这里,周围都是当地居民自建的小洋楼,丝毫看不出古镇的味道,再加上小男孩只有7、8岁的样子,我们都不确定他是否真的知道那座神秘的古镇。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我们俩还是朝着那个方向了走去,大约过了几分钟,周围的建筑风格还是一成不变,就在我们以为被小男孩骗了的时候,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所平房,屋顶的瓦片已经被风雨摧残成了粉末,将木制的房梁暴露在外,房子外面立着一个没人要的破旧轮胎,周围遍地都是杂草,不远处就是垃圾堆,在炎炎夏日里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味道。我和叮当猫捂着鼻子赶紧跑出了毒圈,再当我们再抬起头的时候,眼前的一切让我们又惊喜又失落。

图片 2

惊喜的是,这里正是我们要寻找的那个深沉的、安详的、具有年代感的古镇,很意外能够在三四线城市寻得这样一处安身之地;失落的是,小镇繁华的光景早已不在,剩下的只是被岁月摧残过的痕迹。对于小镇本身来说,它是不幸的,这儿的人等了几十年都没有等到拆迁的消息,周围早已是高楼耸立,人声鼎沸;同样它又该庆幸,这儿的老人可以安然地度过晚年时光,饭后再从石桥上经过,五十年前的景象一幕幕地在脑海里飘过,那是她逝去的芳华。在这儿基本上看不到年轻人,但不时地能听见几声狗叫,表达着对像我们一样的外来人的不满,驼着背的老奶奶艰难地迈着脚步,一会回头望望走过的长巷,一会又停下来擦一擦脸上的汗水。

于是,没有开场白,盛大的或者淡而无味的,都死了。城市依旧陌生,破旧的小旅馆早已在瓦砾堆里永久地睡去。水泥地变得更加坚硬,落雪久久还没有影迹,诗意的冬天迷失了方向,寻不见旧时的路,像一只孤独的蚂蚁兀自在人们不知道的地方原地打转。

我们现在身处这个小镇唯一的一条小巷中,小巷很长,一眼望不到巷尾,巷子的两边是一水儿的二层小楼,二楼的窗子全都打开着,窗口晾晒着夏日的衣裳。慢慢向里面走去,狭窄的空间里是夏天难得的阴凉,我们放下书包,享受着这一份来自小镇的惬意。不经意地看到对面的屋子并没有锁,里面黑漆漆的,只有一副泛黄的毛主席画像挂在墙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碗筷,好像刚吃完早饭还没来得及收拾,最远处是一条通向二楼的木制楼梯,如果主人在的话,真想进去坐一坐,饭饱喝足,在床上悠哉悠哉地躺着,拿一把蒲扇,翘起一只腿,双眼望着天花板,就这样听着蝉鸣,度过一个慵懒的午后。

路,或许在书架上那些久已没有打开过的几米漫画里,在“向左走向右走”,在“地下铁”,在“星空”,在那个无处不在的飘荡的灵魂里。总是在电话的另一头,用一种惊异的口气被你嘲笑不懂几米,看不透其中的悲欢。但你的表情是温柔和煦的,像那个健忘的月亮,像微笑的鱼,像一场拥抱——如果可以的话。然而,今夕何年?仿佛惟有躲进世界的角落,抱着一本不那么崭新的漫画,像个不懂事的孩子,只是抱着,偶尔打开,却早已不知道哪一页会有你的名字,哪一道风景曾经温热了你的双眼!

一阵阵车铃声终止了我的遐想,那是邮递员过来送报纸了,跟随着他骑车的方向,我们一起向着小巷的另一头走去,如果不是看到了前方突兀的电线杆,我还以为这里没有被现代文明入侵过,这里每家每户都有一个邮箱,邮递员将报纸挨个儿放在每户的邮箱中,遍匆匆离去,他不曾为这里留恋什么,但却是为数不多能够记住这个古镇的人。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小巷的尽头,眼前是一座石拱桥,桥面早已被人们的脚步磨的光亮,就连桥的名字也模糊不清,桥下是一条称不上清澈的河流,河边有一个正在钓鱼的中年男子,用一顶草帽遮住自己的脸,悠闲地躺在摇椅上,似乎鱼上不上钩都与自己无关。

终于丢掉你的名字,连同字迹斑驳的日记,找不到可以安放的日期。丢掉一把钥匙,剩下一把锈迹斑斑的锁,挂在那年那月从未开启的门,在冬至微弱的晨光里闪耀着寒意。今夕何年?枯水的河流一路向东,裸露的沙滩诉说一段往事,留不住风的匆匆。

任岁月流逝,人们早已忘记石桥的名字,不久的将来,小镇也可能会被遗忘,我们会觉得惋惜,但古镇自己会难过吗,也许只要曾经存在过就是最美好的吧。

依旧在北方,在没有雪的冬日,开始寻一场告别,郑重地彼此拥抱,然后道祝福。你的样子在飘散,隐约像一片云烟,淡漠了曾几何时杯中的酒。你的名字零落在他乡,像一首歌,不识故人清浅的吟唱。

本文由奥门金沙睹场www462net发布于驾考,转载请注明出处:你的名字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